小人物的“南柯一梦”———读马塞尔·埃梅的小说《穿墙记

2019年11月30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heinvisibleroom.com/,马塞尔-里瑟

蒲松龄的《崂山道士》刻画了一个叫王生的人到崂山跟道术高明的崂山道士学艺,崂山道士教王生穿墙破壁之术,并告之要勤恳做人,否则法术不灵。王生回家在妻子面前炫耀,结果被撞得头破血出。我不知道法国当代著名小说家马塞尔·埃梅是否读过《崂山道士》,他的短篇名作《穿墙记》与《崂山道士》可谓英雄所写略同。小说《穿墙记》中塑造了能穿墙过壁的异人杜蒂耶尔的故事,它没有像《崂山道士》停留在教化世道人心的浅显的主题上,而是以荒诞的构思、离奇的情节反映小人物的生存困惑、挣扎和梦想。

杜蒂耶尔是登记局一位四十多岁的三等小职员,当发现自己的特异功能时,他觉得这种功能派不上用场,感到不快,甚至于找医生治疗这种“疾病”。杜蒂耶尔后来之所以不得不使用自己的特异功能,是因为新来的办公室副主任莱居叶先生对他多方刁难,连“杜蒂耶尔那副夹鼻镜、那撮黑山羊胡”也看不顺眼,“端着架子,把他当成一个碍事、邋遢的老东西”,“骂他是因循守旧的老蟑螂”,“把他打发到办公室隔壁的一间小黑屋里”,逆来顺受的杜蒂耶尔终于忍无可忍奋起反抗,他穿墙把头钻进小屋与副主任办公室的隔墙中间,怒目而视,并骂道:“先生,你是流氓,混蛋,无赖!”,脑袋在墙上一天出现二十三次,继之装神弄鬼、鬼哭狼嚎,吓得办公室副主任第二个星期就进了疗养院。摆脱了专横的莱居叶的杜蒂耶尔此时已不满足于吓唬吓唬领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杜蒂耶尔要大显身手了,他给自己取了个化名:“嘎鲁—嘎鲁”,出入银行、珠宝店、有钱人家,制造震惊全国的偷盗大案,使得“内政部长被迫辞职,登记局长也跟着下台”。为了获得同事的敬意,他羞怯地告诉大家:“嘎鲁—嘎鲁,就是我呀。”但是遭到了同事的没完没了的嘲笑,于是杜蒂耶尔心甘情愿地落入法网,让那些嘲讽他欺负他的同事睁眼看一看自己到底是不是被他们誉为“真是个了不起的人,是个超人,是个天才”的“嘎鲁—嘎鲁”。他能穿过十二三道墙壁,“最厚实最高大的墙壁,也不过是毫不足道的屏风”,穿越监狱的高墙当然不成问题,多次被抓,多次穿墙而出的杜蒂耶尔对此产生了厌倦,于是乎他想去试试埃及的金字塔有多厚有多硬,但是可惜,杜蒂耶尔这一挑战人类伟大文明的志向未能如愿,三等小职员杜蒂耶尔的远大理想被金发女郎的缠绵与吃错了药所荒废,最终墙战胜了他,杜蒂耶尔被铸在墙心里,直到今天,他的躯体与石墙依然化为一体,只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发出一腔幽怨的嘶鸣。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墙”可谓是无处不在,冰冷的“墙”,厚实的“墙”,坚硬的“墙”,马塞尔埃梅它是隔阂,是樊笼,是桎梏,特别对于一个小人物来说,“墙”更是壁垒森严,令人窒息。三等小职员杜蒂耶尔所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恶劣境况就是这样一堵活生生的“墙”,只有非同寻常“穿墙过壁”的本领,才可以摆脱“墙”所造成的困境,获得自由、尊严。只不过这种特异功能非一般人所能具有,只能靠“梦想”来暂以解脱;但是南柯一梦,梦里英雄,梦醒时分,悲剧早已注定,杜蒂耶尔最终成为墙中之囚就是小人物无法逃避的宿命。